空晴

靠,这坑真他妈深

【第一章】
“夫人,再使点劲啊!”
.................
“哇.....哇!”
“生了,生了!老爷,是个小公子!”
“太好了,太好了,我们绘泽家可以传后了!”正在外面焦急等待的绘泽彭松了一口气,正想进去时,突然一个侍女叫到:
“快来人啊!小公子好像没气了!”
绘泽彭刚松下的眉毛又皱了起来,且脸色也白了很多,要知道,这可是他的第一个儿子,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了,毕竟43的高龄实在是受不起了,在加上绘泽家曾被下过诅咒,无法传后,连生了5个女儿,其中有一个是疯子,两个为残疾,剩下的两个,一个自大,一个自闭,哎,不得不说,天要亡绘泽家啊……至于是谁下的诅咒,那都是后话了。
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儿子,又出事了,这让本来就因管家烦劳而略显苍老的绘泽彭瞬间老了10岁,嘴中不听地嘀咕到“老天无眼,老天无眼啊!干嘛要这样对待绘泽家,这是造了什么孽啊……”
此时绘泽彭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。但他很快又想到了自己危在旦夕的小儿子,马上振作了起来,毕竟儿子最重要啊!
“还不快去找李学鹏,李大夫,让......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绘泽彭便感觉双脚无力,眼前发黑,要不是身边的侍女眼疾手快,恐怕自己早已是倒在地上了。
忽然,一个侍女哽咽地说:“老爷.........小公子好像....已经没有呼吸了.......”
听到这句,绘泽彭再也撑不住了,两眼一闭,晕了过去。
(Tip 李学鹏:绘泽家的大夫,与绘泽彭的私交很好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喂?老刘啊!你他娘的是到哪浪了?快给老子滚出来!”
“老大啊,我不是有私事要处理的嘛!明明昨天已经请好假了,且某个傻子还信誓旦旦地对我说没问题呢!”
“......额,有吗?”刚刚还在嚣张叫着自己“老子”的人愣了一下,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被骂成了傻子,
“不管了,不管了!老刘同志啊,我们今天可是有一个伟大的革命事业要完成啊!so.......”
“不就是打斗地主四缺三嘛……挂了,拜拜”
“喂!喂!别挂啊!别......”
“嘀.......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,thank you.................”
“我操,你大爷的……真不够兄弟......”
绘泽麟一脸无语加鄙视地关了手机,在心中把某个挂他电话的人骂了上千次,才缓了过来,(某刘“啊....啊啾!”)毕竟人生道路很漫长,哪儿都是炸鸡和烤肉.......哦不,是鲜花和绿草嘛。
正当某小麟浮想联翩时,一辆跑车开来了……
“我操,这么狗血......”绘泽麟骂了一句,拔腿就跑,而那车在看见而绘泽麟时,非但没减速,反而还加快了许多。
“砰!”的一声,绘泽麟整个身体已经撞上了那辆跑车,他的整个人向外飞出了几米。
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小逗比,现在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,哎!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啊!
现在小麟满脑子想着的都是炸鸡和烤肉........(额....话说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去回忆自己生前最难忘的东西的.......好吧,我承认小麟是真宗的吃货一枚)
正当绘泽麟想试着爬起来时,车上下来了两个人,更确切的来说是一男一女,且貌似那个女的是头头。
他们两个都戴着墨镜和帽子,又穿着黑大衣,所以五官是几乎看不清的。只见那个女人一招手,后面的男人便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小刀来,慢慢向绘泽麟走去。
某麟:汗~,自己是干了什么,别人非要把自己赶尽杀绝......如果刚刚想得是炸鸡,烤肉的话,那现在脑子里想的便是澳龙,鲍鱼了........(什么鬼?汗......)
“哎。小家伙,今天便是你的死期了,我相信临死,你,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杀的吧!不过,你知道了,也没什么用了,毕竟得罪了我们的女王大人,那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那个男人玩弄着手中的刀,似笑非笑地对着绘泽麟说。
某麟:女王....还大人,这称呼好.......low.......(空晴:我说小麟啊,跑题啦,某修:麟儿说什么就是什么,再说,小麟是你叫得吗?空晴:sorry,修大人,我回避......)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,一定要我死........?”找回了正题的绘泽麟低声问到。
因为刚被车撞过,再加上气血混乱,所以绘泽麟说这话时有点口齿不清,断断续续。
“哎,好吧,小家伙,也是让你死得明白点吧,其实——”
“寒夜,你说的有点过了,再说了你跟一个快死的人废什么话。”在一旁的女子冷冷地开口道。寒夜,也就是绘泽麟身旁的这位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,拿起刀对绘泽麟的心脏刺了下去,并小声地说了一句“对不起”。
这让绘泽麟有点懵逼了……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做甚?额.......好老的梗.......(空晴:无语......扶额,麟,你认真点会死啊!某麟:不是还有你吗,且照我多年的经历来讲,本大爷我是一定会浴火重生滴~ 空晴:我竟无言反对,等下......好像透剧了......... 某麟:我闪!空晴:去你大爷的! 某修:你说什么? 空晴:报告修爷,什么都没有,拜拜,不用送~'快闪')
很快,当刀离绘泽麟心脏只有0.01公分时,一滴眼泪从绘泽麟眼角滑过,(什么鬼),他含情脉脉地说了一句“老子一定会回来的!鸡腿和烤肉!.......当然还有鲍鱼和澳龙.........”寒夜无语地看了一眼绘泽麟,果然,吃货的信念是无人能敌啊~~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句话会在将来的某天实现。
..............(此段太暴力,所以用省略号代替.......额,好吧,我承认是我不会)
随着鲜红的血液的溢出,绘泽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呼吸也渐渐停止了。“哎,可怜的小家伙。”寒风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,便上车离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