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晴

靠,这坑真他妈深

【第二章】
“老爷,老爷,你醒醒啊……呜呜......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……”
一个侍女在蹲地上泣不成声。
“哎,造孽啊造孽……”被请来的李大夫看见眼前的状况,不禁摇了摇头,然后快步走向了小公子,将那双厚实且粗糙的大手放到了他的鼻前探了一探,还是有点气息的,但是很弱,再加上他还只是个刚刚出生,嗷嗷待哺的小婴儿,免疫力很差,所以,想熬过这一劫怕是难上加难。
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,先不说他与绘泽彭多年的交情,就说绘泽家现在的状况吧,简直是惨不忍睹,身为一名医者,这点怜悯之心还是要有的,所以只要有一丝的希望,李学鹏都打算去试一试。
于是他将小公子那双似玉般光滑的小手从襁褓中拿了出来,把了一下脉,很弱,且跳动得很慢,如果不静下心来,你会以为襁褓之中躺着的是一个死人。
李学鹏拿起毛笔,拿过宣纸,蘸了蘸墨,然后开始写药方。
虽然药方上的药对救小公子的命没有什么用,但可以护苏他的心脏,保一时之命,但之后的情况就不好说了。
他把写好的药方拿给一个侍女,让她照着药方去抓药,并把抓来的药用中火煮半个时辰。
他呢,就在这稳住小公子的病情,顺便看看绘泽老爷怎么了。
很快,半个时辰过去了,绘泽老爷的情况稳定了,药也熬好了。
李学鹏快步走到侍女身边,拿过药给小公子喂了下去,喝了药的小公子脸色很快红润了起来,但脉搏依旧是很弱。
这下,李学鹏也是没有办法了。
难道真的只能看小公子死吗?哎......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啦~
话说麟的尸体很快就被人发现了(晴:sorry,我不是故意写死你的 麟:去你的! 晴:可只有这样你才能见到修啊 麟:......姑且饶过你),因为在一刀毙命的情况下,绘泽麟还被车撞过,所以尸体有点惨不忍睹……(麟:靠,晴,鄙视你,诅咒你孤独终老! 晴:我靠!)
很快一个男人跑了过来,不,应该飞奔了过来,不管有没有人看着,也不管绘泽麟满身的血,抱起来就是一场大哭,这哭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啊!
那么他到底是谁呢是谁呐?
诶那边那个大喊修麟盛世的人......出门左拐,谢谢,修还没出来呢。
额,那个说寒夜的.......你还记得啊……但人家也不是精分吧,杀了人家还哭得那么惨.........
好了好了,不开玩笑了,他就是第一章的老刘啦!
..................
额,至于么...
..................
好啦,我们来聊聊小麟的身世吧,其实呢,麟是个孤儿。
那边说老套的给我出去!
他呢从小是生活在孤儿院的,虽说从小失去亲人,但好在院长是个很和蔼的老伯伯,对大家都挺好的,且他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,所以孤儿院被他照理得很好,孩子们在他的教育下也是机灵的很。
呐,绘泽麟就是里面最聪明的一个孩子,几乎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就是有点捣蛋,哦不,是顽皮透顶了。
例如,绘泽麟有次就将厨房的盐换成了糖,导致腌咸肉就变成了腌甜肉.......还经常偷偷把女同学的头发系在板凳上,让班里在院长说下课的时候发出几声女高音的尖叫,有时候绘泽麟还会和院长开个玩笑,像在他的假发涂上胶水,把他的语文书换成数学书这些还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。
但院长从未责怪过他,这也是令绘泽麟最感动的事情之一,以致于绘泽麟现在只要有空就会去孤儿院去看院长。
老刘呢是绘泽麟在孤儿院的好朋友,也是个孤儿,全名刘若柳,很文艺的名字吧,实质是个逗逼.......他们可谓是情同手足、竹马成双啊,也是唯一一个绘泽麟不会对他做恶作剧的人。原因嘛,不明......
好,回正文,话说——刘若柳抱着绘泽麟的尸体,眼泪是止不住的往外流,满满的愧疚感是油然而生啊!(麟:真兄弟,么么哒!空晴:你已经挂了,安静点!麟:切~)
他一直盘问着自己,如果自己过来了,那绘泽麟是不是就不会死了?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情况了?(晴:当然那是不可能滴~就算麟儿现在不死,后面也是活不成滴~ 某刘:额...... 某麟:晴,放学别走,等我。 晴:拜~)

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,悄悄的,静静的。
空气中也飘着淡淡的紫红色,很淡很淡,在慢慢地扩散,凝聚,直到消失......
周围的一切好像有变,却又好像没变,但人还是那人,物也还是那物,谁说的准呢?不是吗.........








评论